嘉兴美术馆

主办单位:嘉兴美术馆

承办单位:海上墨绘

展览时间:2022/12/20---12/30

展览地点:嘉兴美术馆(中和街28号)一楼展厅

前言

太平有象 云水大观 | 刘钻·个人作品展

主办单位:嘉兴美术馆

协办单位:海上墨绘

展览时间:2022/12/20---12/30

展览地点:嘉兴美术馆(中和街28号)一楼展厅


嘉兴美术馆

刘钻/


哈尔滨师范大学美术学院副院长
硕博研究生导师
黑龙江省美术家协会副主席
中国国家画院研究员
中国美协会员 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
中国民协会员
教育部国家级一流本科专业(中国画)建设点负责人
黑龙江省教科文卫体系统劳模和工匠人才创新工作室
黑龙江省桦树皮剪纸非物质文化传承人
哈尔滨师范大学“第十五届教学名师”
哈尔滨师范大学学科方向(中国画)带头人
全国艺术科学规划项目专家      
全国专业学位水平评估毕业成果质量评价专家
国家艺术基金专家委员会评委
黑龙江省委宣传部中俄文化艺术交流与合作研究中心智库专家
黑龙江省艺术科学规划项目和优秀科研成果评审委员会评审专家
黑龙江省中小学美育教职委委员 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
黑龙江省艺术教育成果奖评审专家        
黑龙江新型智库高端人才库入库专家
中华职业教育社非遗创新大赛评审专家            
黑龙江省工商联咨意委员会委员  
景德镇陶瓷名家协会会员


嘉兴美术馆

三峡新妆(68x34cm)2022


前言/


老草房和田园子


      我经常在梦中回到我记忆之初的老草房,如今不在了,它睡在一片片车失菊的草地下,每次回老家我都会去看它,耳边听到我的大黄狗,芦花鸡们,还有猪羊鸭们在叫,我的快乐的故事都盛在老草房里…
      那房是父亲和他的朋友们在夯实的地基上用落叶松作椽檩,用草辫沾泥浆编成的内墙,用泥和麦秸坨成坯、垒成墙,外面用拌了麦壳的黄泥抹平。在两面坡形的屋脊上苫上一尺厚的房草,这样草房建成了。它被一亩地左右的园子周边的柳树包围着。这些柳树们在春天刚到的时候,满树结满毛毛狗,孩子们会把红色的柳梢截了小小的一段,使外皮脱出,做了小哨子,在院子里吹着,这是告诉人们春天到独有的乐器。
      春日,就是母亲说的“八九河开,九九燕来”的时候。孩子们都急着要换了春天的薄衣,因为树也换了装、狗也换装了。屋里,母亲栖了毛嗑(向日葵),茄子,柿子的秧苗,等一场雨前在种在翻好的土中。种在地里后,大多数秧苗是直着的,那些蔫的秧苗就被爸爸、妈妈盖上了纸帽,不久那蔫苗便鲜活了。


嘉兴美术馆

大热天的(68x34cm)2022

嘉兴美术馆

静等风来(68x34cm)2022


      天渐渐的暖了,父亲做了孵鸡、鸭、鹅的木槽,人们经常看从这槽子里出来些小东西。姥姥和母亲把蛋整齐摆在绵垫里面,一个槽里大概有五十个蛋左右吧!上面还盖了绵被。要经常给蛋翻身,还不停的把蛋放到眼皮上测温度,过了几天,蛋就有了血丝,那些没血丝的,就是混沌的是实蛋(没有受孕的蛋)。二十多天后到了小鸡出壳的时候,孩子们围在槽子边,等着小生命从里面叨蛋壳,在蛋上开了天窗,露出小脑袋,母亲和姥姥帮她们从蛋里出来,用干净的纱布擦干牠们身上的“汗”,那时候我以为小鸡为出世付出不少汗水。出生的鸡鸭鹅一会就成了一个球绒绒的小东西了。把她们装在旁边的纸箱里,喂了小米,不久,就转交给要做妈的母鸡,牠会带着这群小东西在园子里转,去找虫吃了。


      夏天,争相开的花不少呢,有被妈妈称的“大个梅”花,茄子花,柿子花,黄瓜花,豆角花…满园的花,蜜蜂从一朵花到另外一朵花的忙着。蜜蜂刚刚从无果实的南瓜花飞走,姐姐就把那花蕊里的一丁点的蜜分给弟弟们。蜜很甜,就是不知道是先有蜜还是先有蜂。
最有意思的是在南瓜架下听雨。从大门通往老草房门有一条五十步远的爬满南瓜秧枝蔓的走廊,经过这里的风也常常在这里驻一会,因为常听到她们沙沙的穿在花间和密密的叶间。那雨来的时候我就蹲在南瓜秧的宽大的叶下,听雨落在叶上的细语声。叶间时尔现出头顶带花的小南瓜。雨慢慢的大了,我被花叶间的雨水洒了一身,雨的清爽和着庄稼们的幽香在庭廊中轻漫,沁心的感觉让我不愿离开。


嘉兴美术馆

九歌吟(68x34cm)2022

嘉兴美术馆

耕牛不吵春发夜(34x68cm)2022

嘉兴美术馆

春光梦蝶(36x89cm)2022


      也记不起是什么时候,大概是个夏天,家里有了一口能敲响的钟表,我总是把它和夜晚的星星,蟋蟀伴作一处。那时,夜空有比现在多的星星,满目都是。蟋蟀在灶台旁叫个不停,和钟表滴答让我有慢慢飞的感觉,在有蟋蟀的小调中睡了,那种睡梦是有蓝色的的,带着蓝夜,钟表的蓝色嘀嗒,蟋蟀的蓝曲。


      还有精彩的夏天的夕阳。老房子的后屋有两扇窗,放着金光的夕阳,通过这扇窗折射暗暗的屋里,一下子光辉满堂,屋室里的人们也给罩染金色,家什也光彩了,竟连墙上糊的报纸上的字们也生了光亮。一种美好的感觉突然生出了。
还有一次的夕阳也让我难忘。那是一个夏天的傍晚,雨霎时就来了,滚滚的乌云把天遮住,倾刻间,雨下得看不到前后面的房子,到处都被雨烟包围着,如有鱼就会在雨里急游。不久雨停了,天西边的云间裂了一道缝,一簇阳光一下子射在房前的菜园,刚洗过的鲜鲜的绿色挂着带着夕阳的水珠,噼里啪啦的摔破它携带的阳光,顺着水流流走了。
      老草房的羊,是我从四叔家带回来的,从此,我和弟弟的放羊生活就开始了,也就开始了有羊的四季,有羊的草地与天空。羊是见过世面的,牠见过满天最为闪亮的碎星,吃过山里和许多蘑菇的在一起的野草,牠到了山下,牠开始了另一类的生活!


嘉兴美术馆

故园三径(34x68cm)2022

嘉兴美术馆

清凉之处(68x34cm)2022

      与羊在一起有许多经历。春天刚刚到,冬天我们从乡下要来的黄豆皮羊早就吃腻了,我会每天看着东边树两旁,去年的衰草里的草芽一天天地长大。远方那排杨树后边的水塘处有三瓣叶的矮草,每年此时这里都会有早出生的蝴蝶、蜜蜂,那里也有绒毛般的草们。我把羊从圈里放出,多年的相处早就相互熟悉了,它跟着我去找那一年的新草,每次出去放羊我都会带了从邻居家借的书,周边的邻居也借遍了。在属于羊和我的那片草地上记着我的少年记忆。那里有我最喜欢的杨树,那杨树叶子从芽孢里钻出,油亮的小叶子像花一样的绽开,到处是树香的气息。等那叶子能遮住些光线的时候,我就在树丫上搭了个简易的座椅,有一种与树同生同呼吸的景致!

      五谷山居的故事很多,如今都在这些画里。

刘钻/2006


嘉兴美术馆

西部味道(45x68cm)2022

嘉兴美术馆

执壶老哥(34cmx34cm)2021

嘉兴美术馆

执壶老哥(34cmx34cm)2021

嘉兴美术馆

守望(34cmx34cm)2021

嘉兴美术馆

龙江码头(34cmx34cm)2021